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最新故事

〔台東長光豐年祭特輯〕細膩分食!美味共同分享!

:「整個過程拍完了,覺得如何呢?」 :「我覺得拍起來蠻溫馨的....」 不知道友人聽我這樣說之後,有什麼看法呢?

「宰豬分食」,一聽到這個消息,從原本興奮期待的心情,頓時問自己,真的要在現場嗎?頭腦浮出許多不堪畫面,只不過一直到分食結束,反而得到一個結論:「許多事情尚未了解前,原來自己要嚇自己是多麽容易又愚蠢的事情!!」



這是在豐年祭開始的前一天,陰雨的天氣,悶熱的夏日,開啟今天的工作行程。負責的男性階層,正等著「應該」提早送達的器具,沒想到一到集合時間,沒見到東西,只能無奈地等待再等待,或許就是嗅到這樣尷尬的氣氛,我也開始在一旁拍照,找話題聊天。





宰豬男孩...哦不...是男人們,告訴我,通常現場是不會有女性的,他們說:「如果她們一到,我們都結束工作了」><,說完立即接著是一陣笑聲,原本以為在鏡頭前會很害羞,殊不知已經開始在跟我開玩笑,看來我得要好好地適應講笑話的速度,分辨真假故事啦。其實,現場為何沒有女性,就我觀察,是因為大家都在豐年祭期間有各自的工作分配,每個環節都需要負起自己的責任去執行,才能讓豐年祭順利的完成。





「Hi~~小美你好~~」
當主角一到現場,愛開玩笑的學長們馬上為牠命名和打招呼,原本不耐煩的情緒瞬間因此消失。小美有著龐大的身軀,驚人的公斤數,大概需要五、六位男性,才能夠將牠好好的安置,其實小美有一項非常大的任務,就是要被分食給部落族人,尤其第一餐要孝敬部落長輩們,這個分食的動作具有重要的傳承意義,是每位部落的男性都需要會的技能。


要如何傳承呢?其實就是下一階層的學弟們必須來現場學習,只不過這個工作似乎很不討喜,一早並沒有太多的學弟出現,比較認命的人就得獨自面對這些學長們的特別授課。我問獨自一人來到現場的學弟,其他人呢?他也是淡淡的說:「可能還沒有回來部落吧!」
我想,這無關乎是不是討喜的工作,而是當部落人口工作已開始變化,需要動力來傳承各項事務,真的需要耐心和決心,因為那是一個需要認識面對「我是誰?」「我該做什麼?」的時刻。








這天清洗加解剖的時間,將近快要四、五個小時,老實說,現場的味道實在非常的......重,也因為每一位都不是真正的豬肉屠夫,切豬肉、剁骨頭都是相當需要專注專業的態度,即便不是那麼熟練,還是很佩服他們都很盡心盡力在處理,據說第一天的豬肉除了給部落孝敬外,其餘會先醃制起來,等到豐年祭最後一天才會享用。
------…
最近的文章

〔台東長光豐年祭特輯〕走踏部落的喜訊!!

一個家庭的喜訊,不外乎是生日大壽或是婚禮嫁娶, 但豐年祭期間,阿美族部落的喜訊,會是什麼呢?


一早,我們往豐年祭主要會場活動中心的方向移動,準備參加由部落男性組成的「報喜訊行列」,要行走的隊伍分成上部落及下部落,近一步了解才得知,長光部落是一個非常大的阿美族聚落,需要將人力分配才能夠有效率地走完部落全區。而人力如何分配呢?



因為部落的族群按照年紀已經有各自階層,而這些階層的名稱,對一個平地人而言,實在記不起來,我只能私下去詢問大家的年紀,才知道他們這一群是否是同一階層。但報訊的隊伍,不管是哪一個階層參與,一定會有一群是「學長」(長輩)組及「學弟」(晚輩)組。



據學長說,報喜訊最早開始的意義是想告訴部落的族人,這一整年豐收景況,也順道關心部落族人,然而現今的報喜訊,是呼籲部落族人用自己之力或是金援來支持豐年祭的運作,學長一直強調說:「這個是不強迫的,主要是要告訴部落的族人,即將來臨的豐年祭,一定要來參加.....」。
或許,讓大家在豐年祭時期能有個開心的節慶和認同自己的文化,是部落很重要的行動,而我也深深體會,在徒步拜訪過程,能讓不再部落生活的年輕人們,認識部落,也是一個蠻棒的機會。



學長們,會在隊伍前帶領大家往部落住宅前進,手上拿著類似點名簿,學弟們則在後頭用力甩動身上的臀鈴,甩到整條街上都聽得到,對照有哪一個家庭還沒有被敲門,這些舉動看似簡單,但聽到他們分享這也是慢慢傳承下來的行動,從不知道如何執行直到站在族人家門口,一步一步完成任務,這大概就是從做中學的概念吧~



如果遇到經濟上較許可的族人,可以想見大夥們的開心,不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,即時回饋是一定要的,在場的學長就會帶頭需要大家跳起舞來,一起同慶。只是可能豐年祭還沒有開始,大家動作有點放不開,但為了感謝,還是硬著頭皮,自唱自跳起來,大夥們就在這一陣打鬧、尷尬的歡樂場合,完成熱鬧的報訊行程。





「嘿~記得晚上要出來哦...」
走到一半,突然看到幾位年輕學弟似乎逮到一位同年紀的同伴,他們向前去打招呼,並且留下一些資訊,我突然了解,為何每一個階層聚集的重要性,它似乎代表著團結與認同,不論我們彼此認不認識,但是因為生長在這個部落的原因,彼此又多一個連結。





「報訊」,我相信這是對一位外人而言,那是非常私密的行程,若不是親自參與,這個時段的故事,也就不會被發現。謝謝學長學弟們的接納,或許對你們而言,很理所當然,就是因為如此,透過第三者的鏡…

百看不厭的影像,哪麼難?!

(註:封面照片來自 Ross Wang 基礎色彩管理的指導修正)
「百看不厭的影像」,首先,會想到什麼呢? 對我而言,除了拍攝內容重要性外,還有一項就是隱藏在後端工作,人人常提到的「修圖」一詞吧!! 如果談到「修圖」,你又會想到什麼呢? 是美膚、液化、去雜物、還是色調風格化等等呢?這幾年很常被朋友問到,「妹子,你拍完照,還要修圖哦!」其實,這句話背後藏著很微小的訊息,那就是在人手一機的世代,影像擷取和修復的便利性,讓影像被處理的價值,每人的觀點大概都停留在某些想像當中。 曾經,自己是非常不想碰觸修圖這個動作,想著拍照不就是拿著器材來記錄畫面而已嗎?一場數千張的照片如果再經過修圖整理,時間不就要花上很久的時間,雖然有許多專業課程,我仍然沒有專心研究。最近,看到智慧手機app越來越強大,許多美肌或修圖軟體,幾乎讓人愛不釋手,每個人幾乎都可成為一流的修圖達人,讓我更在意目前所堅持的影像價值。 2013年,在攝影工作室剛起步的同時,我接觸了影像標準化流程,這個專有名詞,曾讓我非常頭痛,一度想放棄,非本科的腦袋瓜,只好不斷跟著前輩學習,帶著影像直搗工作室,在標準化流程底下所印出來的影像,幾乎真實到像是在你面前展現一樣。這一路走來,並不是從更新設備的思維開始,也不是學習PS的功能鍵如何使用,而是放下自己長久以來觀看影像的眼光,思考在真實現場當中,光影存在意義,即便黑暗的地方,影像回到電腦後,必須找尋它存在的意義;更重要的是,身為前端的攝影者,是否有好好先做好功課,讓影像不是回到軟體再去處理。 有看到FB動態可察覺到,我正在學習另一個課題--拿畫筆速寫,從一張空白的水彩紙,畫下黑白線稿第一筆,直到完成上色的那一刻,一筆一畫都在讓自己回到最原始的畫面,這樣來回的練習,除了是累積基本功,更是讓畫作有真實感、空間感及透視感。 從速寫我經驗到,目前自己在數位影像所使用的修圖方式,看似費心又費力,不過這才是我想讓影像百看不厭的方式。 如果說什麼是我對自己拍照後呈現的影像價值,真的實在很難描述,大概就是「從光影當中,把現場所看到的畫面呈現出來,讓大家看到舒適的畫面,就是我的修圖方式,也是風格,更是生活態度。」 未來,希望自己的影像在每一個時期觀看的時候,如同標題寫的「百看不厭」,值得停下腳步欣賞〜〜 原始文章:https://www.…

肉味?菜味?還是人情味?!

還記得小時候, 最喜歡和媽媽到菜市場「逛街」, 喜愛圍繞在媽媽身旁,看著阿姨、叔叔、伯伯們, 用台語大聲對著媽媽說:「哩愛蝦咪?」。不過,時常覺得奇怪,沒有買蔥,為什麼我們的菜籃總是會多一、兩條在裡頭?!長大後,仍喜歡到傳統菜市場購買食材,除了會收到加菜驚喜,很多老闆幾乎會將零頭去整數,即使少一、兩元,也會有那麼一點小確幸。傳統市場,對我而言,這是台灣最獨特人情味的地方。
這天,天未亮,躺在暖暖的被窩裡頭,睡眼惺忪地瞇著眼睛,望著窗外的路燈,打開手機一看,時間是凌晨三點多。忽然,傳來正在發動引擎的車聲,原來是老闆大哥要到更大的果菜批發市場,採購今日要賣給客人的菜色,這是小小菜攤一日的開始。


    老闆大哥將貨送到店後,店裡工作人員似乎都有某種默契,開始進行自己該完成的工作。可別小看這些食材,一不小心我們外行人擺放的位置,可能都會打亂這間菜攤的「SOP」標準化流程!距離開店時間還有幾個小時,結帳區、拆貨區、包裝區、重物區、蔬菜區、雜糧區、水果區、還有常路過家門的小動物,一如往常就定崗位,準備迎接新的開張日。









   老闆大哥與大姐兩夫妻現在是這間菜攤老闆,他們的父母親由小攤販做起,接著孩子長大了,來接管家業後,現在還是會到現場幫忙,看著她俐落的手腳,滿臉笑容,想必她老人家看著年輕一輩努力工作,一定很受安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