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最新故事

〔台東長光豐年祭特輯4〕結束,行動的開始!

提到豐年祭,我們最快聯想到的是什麼呢?
或許你和我一樣,人群、舞蹈、服飾、歌聲這都是我們對豐年祭的記號,當我深入走進豐年祭的故事之後,從第一篇的報訊、分食、使命的文章看來,再次證明用眼睛所能見到的實在太有限,然而當我帶著大黑(隨身相機)來與眼前畫面互動時,完全豐富了我的眼界,尤其再次回頭整理這些影像,更是令人著迷。

長光部落位於台11線,靠近海岸線,為了因應許多出外工作的族人能夠順利回來參與,漸漸地改制在七月中週末舉辦。今年藉著長光部落社區協會的影像培訓工作坊機會,走近部落豐年祭,期待用不一樣的角度來傳遞影像故事。






下午四、五點,大家會在家中或是現場開始著裝,往部落活動中心移動,面對有孩子的家庭,似乎更不能讓他們錯過這個重要時刻,會場旁的攤位也正準備營業,像是小型夜市,我和朋友開玩笑說,下次要來擺個戲水區,讓孩子們跳舞後也可以玩水消暑。
祭典的開始,是由男生族人列隊先吟唱歌曲,根據年紀排列,由最上層的階級排到最後的階級,圍成一圈,當他們繞完一圈的同時,女性族人會跟著進去隊伍,和男性孩子交會的那一刻,也代表豐年祭的重頭戲正式開始。







現場有長輩跟我分享,領唱者非常重要,他必須注意自己的節奏,每一首都有固定節拍和高潮的橋段,大家的腳步才能好好的配合,除了長輩們會領唱,麥克風也會傳遞到年輕階層,讓他們嘗試這難得的機會,但想必一定是很緊張,因為要讓上百人一起在節奏上,專注力一定要足夠。

長輩一邊跟我分享如何聽,也邊分享自己的遺憾和期待,因為部落在宗教信仰與傳統文化的衝突下,長光部落有全體族人參與的時間並不長,導致傳承產生斷層。不過,當我試著鼓勵這位長輩能夠將一些年輕一輩未知的文化,找機會好好地傳遞,他卻說:「我也擔心自己的想法會讓年輕一代有被限制的感覺....」,我聽得出來,矛盾的心情使得這位長輩只能默默地在旁邊關心,偶爾下去跳舞,偶爾上台休息,但是我始終相信,若沒有這些長輩們的智慧,這一股的團結力量不會那麼就此被建立,時間終究會證明一切的。







整場下來,不難發現還有一群重要的人,那就是守在中間「飲料區」的工作人員。
第一天走進會場,看到一台又一台的卡車,載著好幾簍的Taiwan beer和其他飲品,心中充滿疑惑,這麼大量到底是要給誰,管理這些飲品的青年之父幹部,還會叮嚀不准亂開亂喝。

原來,這些是開始跳舞當下重要的水分來源,他們會將滿滿的水、飲料、啤酒倒入壺中,使用竹子做…
最近的文章

〔台東長光豐年祭特輯3〕向前走的使命

我:「哈囉姊姊~聽說男生要去抓豬,那...你們的魚也是自己抓的嗎?」 姊:「噓~這是秘密....」


豐年祭對阿美族部落的族人而言,像是過年,家家戶戶全從外地回到自己的家中,聚集聊天,幹部們完成早上的工作後,晚間就得換上傳統族服準備慶祝這一場豐盛的祭典。
前幾篇提到報訊、宰豬、分食的故事,現場幾乎沒有女性在現場,當我一得知她們的工作,迅速來到天主教堂旁的空地,主菜的工具似乎也還沒有齊全,但有一些人已經使用現場有的刀具備料了,我決定放下相機,跟這些姊姊們聊天,她們說:「一般紀錄的都只有到男生那邊去,我們這裡啊,根本沒人在乎,你來剛好多拍一些,另外還有其他人在會長家做手工藝咧...」(手工藝指的是傳統阿美族的手作),原先擔心自己會干擾她們工作,沒想到,這句話背後的友善態度讓我放心許多。





這些負責開幕貴賓餐食的姐姐們,是青年之母這一階層,他們和青年之父同樣有共同的重要責任,就是「傳承」和「號召」,在豐年祭籌辦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,只不過大家都分散各地,要籌備一年的大活動,溝通真的是非常需要。
除了餐食預備,青年之母會召集部落各階層的女性,到廣場來練習歌唱和舞步,和男性階層一樣,他們有自己的年齡分群、也有自己獨特的服飾,剛開始我還看不太懂到底怎麼分隊伍,但是當他們排好隊伍,大概就可以一目瞭然,而同一階層會聚在一起,我相信是讓大家產生歸屬感,或許有人第一次加入、有人一年才見這一次面,透過這樣聚集方式,讓大家永遠記住彼此,也記住自己原生的根。
只是,聽說也有人是沒有被接納在他所屬的階層,可能是許久沒有出現,或是有特殊原因,雖然不屬於任何階層,在晚間跳舞時段,仍然是可以一起共舞。當然,身為外人的我,根本看不出來誰沒有被入階層,只不過這樣的階層架構,真的無法用平地人的思維去思考,那些團結的意義大概只有身為這個部落的每一個人才會曉得吧!



其實,我在豐年祭現場感受到不只是責任和使命,也有令人感到突兀的時候。 下午四點鐘,各階層的男女集合坐在活動中心正中央,太陽似乎還不想下班,炙熱的天氣,令人難受的高溫。說是迎賓禮,是要感謝每一位出錢出力的貴賓,但是節目的內容,大致都圍繞在某某政黨或某某單位的長官致詞或是發表一些政見,相較之下,幸好還有部落頭目的勉勵,以及部落長輩的歌聲,至少讓人記得這是在豐年祭之中呢!
聽友人說這行程是改善很多,以往還有更長的致詞呢,部落長輩一直希望政治的語言能夠少一些,…